Blog

AVPN Marketing Team AVPN Marketing Team

3 min read

资助机构与资源提供机构往往在孤岛中工作, 无法找到可供投资的优质机会。与此同时, 社会企业也在寻求帮助, 但不确定如何以及在哪里可以得到支持。

Read This Post
AVPN Marketing Team AVPN Marketing Team

3 min read

印度约有近70% 的学龄儿童营养不良,针对这一问题各方的分散行动没能产生足够的影响力。

Read This Post
Doug Miller

3 min read

2002年的时候,我当时在做私募股权的工作,我领着来自9个国家的27位朋友,前往越南扫雷,这是一个慈善募款活动的行程。我们中的一些人开始讨论我们当时资助的项目。我们不仅对我们提出问题所获得的答案不满意,而且强烈地认识到我们的项目缺乏有效性,缺乏透明度,衡量影响力的方法也很差劲。显然,需要做些什么。

Read This Post
Aaron Chen Aaron Chen

2017年4月25日 作者:Anh Nguyen 联合作者:Syarif Hamdi 社会投资中的“缺失的中间一环”或“死亡谷”现象在global level1中被广泛记载,但是对东南亚却知之甚少,尽管这里正在成为投资的热点地区。在新兴市场中,中小企业在获得额外财务支持的过程中大多会面临重大障碍。鉴于尚不发达的生态系统共,这个问题在东南亚的社会企业(SEs)中格外明显。2017年2月,Palladium集团就东南亚影响力投资的情况发表了一份报告,但是却没有对这个现象进行详细的说明。 为了填补在文献和主流社会投资中的空白,AVPN联手ASEAN CSR和Oxfam开始了一场研究,对ASEAN地区普惠金融的空白情况进行仔细分析。AVPN首次制定针对推广普惠金融的活动的提案。该提案将在地区政策峰会上进行提交。为此,AVPN咨询了在东南亚地区活跃的成员,对间接研究进行证实并形成提案。我们将在6月7到9日的年度会议上对这项研究进行进一步的参与。 总的来说,我们初步结论显示存在一个25万美元的缺口,因为大多数关注东南亚的投资人都希望投入至少25万美元。ANGIN就较为抢眼,平均投资额度为7.5万美元。ARUN、Kinara Indonesia和Mercy Corps则是寻求低至5万美元的交易。例外情况还包括:Accion Venture Lab、Anthem Asia、East Ventures、Omidyar Network和Phitrust Asia,他们的最低门槛为10万美元。然而,与AVPN成员的访谈显示50万美元的投资一般来说是不够的。而且,在回报目标可能存在错配,因为大多数投资人采用的是私募股权式10年期封闭式基金,而社会企业通常要花7-10年才能做到盈亏平衡。 东南亚社会企业领域初期且碎片化的性质为社会投资活动带来了巨大的限制。大多数社会企业规模过小,还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investment-ready阶段。平均来说,10家达到影响力标准的企业中,仅有1-3家对吸收投资人的最低投资做好了准备。尽管有一个迅速成长的技术初创企业生态系统,东南亚社会企业生态系统仍然不够成熟,孵化/加速服务过少,政府支持也不足。 该地区的社会企业家似乎也缺乏hard business的技巧,例如财务预估和运营管理,因此他们需要的支持是投资人远远无法提供的。现阶段,为早鸟和初期阶段的社会企业提供的的技术支持形式似乎不足以构建他们的能力以吸收更大的投资。2016年一份针对有效社会孵化的AVPN研究显示,关系是孵化器成功为被孵化人获得后续资助的关键所在,这表示打破隔阂,互相合作是很有必要的。 因此,本地的基金会、家族办公室和政府机构面临着一个巨大的融资缺口。虽然已经采取了部分措施,但是还可以采取一些更为系统性的措施。例如,新加坡raiSE的影响力融资项目就为每家社会企业投资了200万新币(约合140万美元),而DBS基金会则提供了高达10万新币(约合7.15万美元)的拨款。在菲律宾,Sustainable Society基金会 (FSSI) 会提供高达300万比索(约合60万美元)的贷款。在越南,Oxfam与Centre for Social Initiatives Promotion (CSIP)合作,进行额度在1万欧元到100万欧元(约合1.07万美元到107万美元)之间的投资。Crowdfunding也准备就绪,打算填补“缺失的中间环节”。在泰国,Khon Thai基金会和ChangeFusion Institute成立了一个面向社会企业和非营利机构的众筹平台Taejai。 在AVPN成员看来,对投资人和社会企业的税收激励,提升开展业务的便利性,政府杠杆基金,pay-for-success合约,“缺失的中间环节”、投资人网络、投资人在提供技术性支持方面的合作,货币风险对冲机构是部分可以长期刺激东南亚社会投资发展的部分方式。同时,市场对催化性先损资本也有迫切的需求,而公益创投则是这种资本最理想,也是最适合的提供者。 您是否正在填补东南亚社会投资中“缺失的中间环节”?需要订立哪些政策,安排哪些活动,才能让资助人和资源提供方穿越这个“死亡谷”?请发送邮件到knowledge@avpn.asia,向我们说出您的建议,或前往曼谷,到知识中心展台与我们互动! – 1 例如,可参见Monitor Group (2012), Alto (2012), Social Impact Investment Taskforce (2014), Bannick et al. (2017), Oxfam (2017) 2 Oxfam (2017) […]

Read This Post
Anh Nguyen Anh Nguyen

读罢ImpactAlpha的“2100年,持续性的全球人口取决于女孩的教育”,人们不禁会认为如果教育领域没有出现“更快的变革”,一场巨大危机就迫在眉睫。然而,回首过去,我们会发现,哲学家和政治经济学家们早在19世纪就做出了这种先知式的演讲。的确,《2016年女孩教育联盟报告》对存在问题的“全球倡议对话……和社区努力之间的分离”进行了强调。

Read This Post
Anh Nguyen Anh Nguyen

公共和私人领域开展正式合作在各种帮助和发展项目中已经成为常态。在城市设置的住宅和基础设施方面,大多数国家在过去30年中都经历过这种混合式投资。但是,这种合作关系的形式和性质则可以包含多种形式。近年来,专家和学术人士又向前迈进一步,在这个等式中又加入了一个“P”:人员。在这个前提下,公共-私人领域的合作还应该采用一种一人为中心的方式,让人(由民间社会组织来代表)成为一种方式来确保社区和社会问题和发展过程中的其他步骤享有同等重要性。

Read This Post
Sriven Naidu Sriven Naidu

我的妈妈出生于印度南部的一个村庄,也在那长大。我的爸爸接受过英语教育,在日据时期幸免于难。他们经过双方家长介绍相识后而结婚,之后,爸爸就带着妈妈来到新加坡。从我开始记事时,妈妈只会在出门的时候穿上莎丽服,也只用泰米尔语和我们沟通。

Read This Post
Stuart Hawkins Stuart Hawkins

因为我要准备参加下个月在曼谷举行的AVPN会议并发言,我一直都在思考我们可口可乐公司的可持续性历程。我们一直在与合作伙伴合作,利用这个机会在未来数年加深这种影响力。我们的可持续性合作伙伴将重点放在两个优先领域:水资源补充和女性企业家经济赋权。这些是我们业务以及我们开展业务地区至关重要的领域。多年来,参与到这些活动中是很好的体验。我们一直在这些领域和合作伙伴的努力中为实现一些远大目标而努力,继续获得前进的动力。

Read This Post
Alfred Poon Alfred Poon

10月24日, 由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与宜信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公益金融创新计划(CISF)圆桌会议”启动圆桌会在北师大图书馆第一会议室隆重揭幕,这也是奠定CISF工作重心与课题方向、提纲挈领的一次商讨,在场三十余位来自金融、政府、公益三大领域资深嘉宾分享真知灼见,讨论深刻而发人深省。此次圆桌会邀请了亚洲公益创投网络主席、欧洲公益风投协会(EVPA)创始主席兼名誉总裁Doug Miller(杜明乐);亚洲公益创投网络(AVPN)执行副主席Andrew Muirhead(安德明)。这两位全球知名的资深投资人为大家介绍了EVPA、AVPN作为网络支持型组织,如何参与推动公益投资领域10年中在欧洲扩大30倍,如何在亚洲地区培育这一领域蓬勃成长,并将通过与CISF的战略合作,参与对中国公益金融领域的扶植。两位专家分享了公益金融受到公众、市场和政府欢迎的全球趋势,公益金融在现实中的践行路径和实施经验,与来自金融、政府、公益三大领域的嘉宾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全场亮点不断、笑声连连。吸收国际经验、联系我国实践,公益金融是一个既需要交叉连接、创新思维,也需要充沛资源投入,并有严苛实施门槛的领域。CISF圆桌会,致力于提供平等、透明、交互的跨界平台,现场嘉宾都是带着问题前来的先行者、思考者,通过圆桌讨论的形式深入探讨,互通有无、灵感迭出。

Read This Post